• 车源
  • 货源
  • 企业
起始地: 目的地: 车牌号: 清除
起始地: 目的地: 货物名称: 清除
企业名称: 清除
物合公告:
物流专题

生活物流观察园:《为什么公路总是在修?》

更新时间:2013/4/23 9:23:00 来源: 浏览:1081 次

记不清楚是第几次了,开车被堵在回家必经的金沙桥上,原因很简单,不用听路况直播都知道是“前方修路”。从09年至今,回家的路似乎从来没有哪一个月是能保证每天顺畅的,不是这边修就是那块补,也练就了我松离合踩油门反复上坡起步还同时跟车上同事开玩笑的“凌波微步”。这一次仍是趴在上桥位往东爬,桥对面往西走的半边是不堵的,突然有一台大货车飞驰而过,几排车轮压过减速坡时感觉整座桥都晃了几下。我叹到:“又是严重超载的!”,副驾驶室坐的J经理问:“会不会晃多几下,桥都塌了?”。我笑道:“难说,先写好短信给你老婆,说有多少私房钱夹在什么地方,卡密码是多少,然后在桥塌下去的一瞬间,把短信发出去。”他摇摇头哈哈地笑了,表情有点无奈,不知是叹息自己没藏私房钱,还是这可恶的归途呢?

  相信大家都有类似不那么愉快的经历,因施工、修路而被迫塞车、绕路、颠簸……为什么我们的公路总是在修呢?从我们的官方渠道获知,超载是罪魁祸首;而从民间质疑声中我们往往听出施工质量更是让人忧虑。正如众多“预测帝”在9月19日调查结果公布前早已经知道,哈尔滨在通报会上认定,8月24日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的塌桥事故,完全是车辆严重超载所致。据事故调查组介绍,4台翻落货车1台为2轴货车,3台为6轴重型半挂车,2轴车的车货总重为18.2吨,超载2.82吨,严重超载的主要是三辆6轴半挂车,按当地规定,每辆6轴车总重不能超过55吨,但这三台车实际重量分别为153.29吨,163.59吨,149.68吨,都超载300%左右,四辆满载石料和饲料的货车加起来共485.18吨,就把哈尔滨市这个建了18个月,投资18个亿的阳明滩大桥疏解工程、三环路高架桥洪湖路上桥匝道压坍塌了。鉴于对这座创造“哈尔滨速度”、“哈尔滨奇迹”,并两获“鲁班奖”的百年大桥的“相当信任”,我就抛开施工质量问题,单从物流的角度来观察一下,为什么车辆要超载,还不仅是超一点点。

    未轮到我辈开口,相关部门早就替我们深刻总结出超载的原因了:1、司机由于利益驱动、多拉快跑、罔顾社会责任;2、运输行业恶性竞争、低价争抢货源;3、汽车生产及改装厂家为追求效益,用存在“大吨小标”的车辆来吸引车主(标低核定载重在以前要交养路费和过路费时能省不少钱);4、货运车辆挂靠在运输公司,运输公司只收取挂靠管理费而管理却混乱,行业监管失控;5、交管人手不足、查处力度不够……

以上这些现成的原因,貌似头头是道,实则不够彻底,即没有找到根本原因。当然,从“高高在上”的地位分析问题,也只能得出这种“你们这帮孙子太贪钱,没点纪律性还搞窝里斗,要不是爷没那么多工夫,非罚到你们求饶不可!”的腔调了。

   那从我们这些“低低在下”的物流从业人员眼中,超载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在《生活物流观察园:大货车晚上怎么不见了?》一文中我说如果物流是实体经济的血脉,那么运输就是流动的血液,而大货车司机们,可以说是输送氧气的血红蛋白。正是由于千百万个血红蛋白共同作用,才有了我们社会的生命力,否则就贫血了。我们不妨就用显微镜,看看这些血红蛋白的生存状况,也许答案就出来了。
   上周在湖南长沙出差,我们就拿当地一个真实的案例来分析一下:
   当了多年大货司机的长沙老李,去年用积蓄加贷款买了台价值60万的高低板半挂车,车辆自重约18吨,全长17.5米,是我国现有货车中最长的型号之一,光车轮就有6排(我们称6轴车),多达20个。他是车老板,也是司机,在长沙和上海两地之间运货。跑长途,必须两个人轮流休息,搭档驾驶。他便请来一个司机,每月支付薪水4000元。轮胎消耗快,一般每年需要全部更换一次,20个轮胎总投入超过7万元,平均每月6000元。再加上车辆保险每月3000元,常规保养每月1200元,每月需还车贷6000元。这些成本加起来,老李养一个月车,要花20200元。

按规定,他的车合法装载量最大为30吨,因为加上车自重就48吨了(各省市好象不同,刚刚提到哈尔滨的三驾“牛”车是55吨,广东6轴及以上是49吨),那么他跑一趟上海,货物至少要收251元/吨才能保本。那他的收入会是多少呢?我们上“中国配货网”,查询货主发这条专线的价格,结果如下:

长沙——上海平均到达时限:48小时 | 重货参考价:414.3 元/吨 | 轻货参考价:133.2 元/方 共找到6家公司从事长沙-上海地区的运输业务

   414.3减去251,一吨赚163块,毛利高达35%?想得美!

首先,这是报价,一般往外报价都是先漫天要价,等别人就地还钱的;其次,中国配货网上仅6家公司报价,比现实中的专线公司数小得多,所以这个参考价只是6家的基础价,不能完全反映市场水平;最后,这中间的蛋糕还有好几个环节的人等着切——老李只跑干线,那两头的提货送货不得有小货车来接驳啊?拉了货后在老李车上的装卸作业不用请搬运工啊?货运市场上的货源信息不用付信息费啊?即使是不用在货运市场配货的整车业务,单枪匹马的老李可能跟厂家签合同吗?不用给合同物流商赚一大笔啊?……总之,各环节下来,老李也许就只能赚到小几十块钱一吨的差价了,假如是30元/吨吧,一车就是900元,一个月趟五个来回10个单趟是9000块了,减去路上跟另一个司机的吃喝、路上堵大半天多费的柴油、货物到了后免不了的少量残损赔付、偶尔被油耗子偷一箱柴油、无缘无故被“大爷”逮到罚点款……最后剩下的钱可能还不如请的那位净赚4000块的司机呢!凭什么要自己当车老板?那就是车奴啊!

不过,我们千万不能低估民间的智慧、草根的力量!既然承受那么大压力买车当老板,自然就不再是只赚工资的长途司机了,而要想办法跑在致富道路上。老李也想了很多法子,除了在路上减少吃饭喝水的开销外,各项运输成本他也是狠动了脑筋的:

  1、油耗。作为干线大货车,烧油的成本占其总成本40%以上,考虑怎么节油呢?
老李的办法是不在上海加油。车辆到达上海卸货装货后,即使油箱不够返程了,也不在上海加,因为上海柴油质量好,但是价格也高。单程1100公里耗油约3200元,老李分别在湖南湘潭、浙江金华各加了一次油,两地0号柴油的价格分别为7.62元/升和7.55元/升,在上海是7.92元/升。半挂车油箱大,每次加油一般都超过300升,价格相差超过百元。

除了挑选便宜的加油站,还有其他省油的招数,比如更换空调。买车后不久,老李便投资4000元,为驾驶室加装独立的柴油发动机驱动制冷装置。空调耗油量大大降低了,以前12小时要消耗100元油,加装后只要大概30元。

   其实,老李已经把油费的两个参数都考虑到了:单价和能耗——在单价低的地方加油,通过改装、加装设备来降低车辆的油耗。当然还有不少节油的办法,主要集中在降低能耗方面,如在车头顶部加装导流罩,使货车也跟轿车一样具有流线型,减少空气阻力和飞虫撞击对货车反作用力的影响,来节约用油。

还有公司开展驾驶技能优化培训,让司机具备良好的驾驶习惯,减少不自觉情况下造成的燃油浪费。除了依赖司机的技能和经验,科技也来帮忙,比如目前还有争议的货车节油器、价格还太高的配备了Predictive Power Control(预测功率控制)技术的梅赛德斯奔驰的Actros长途卡车,它可以预测前方路况,通过GPS来预测地势,然后在关键时候控制速度,刹车和换挡来达到有效行驶然后达到省油的目的。梅赛德斯称这可以减少3%的燃油。

2、过路费。大部分时间在高速公路上跑,通行费占了老李运输成本的30%。除了长沙装完货后上发通行卡的高速口,他还要经过沪昆高速江西浙江界梨园收费站,通行费895元;将到上海时经过G60沪昆高速浙沪主线收费站,通行费725元。每次过磅,老李都施展他的“冲磅”技术,让32吨货加他自重18吨的车共50吨在计重收费的系统中显示总重都没有超过48吨。3次通过收费站,共“逃”掉了210元过路费和600元罚款。正常情况下不超载的收费是2300元,而冲磅逃费的成本才1620元,即使“意外”被抓也只比正常缴费多100多块,你说这是收费不合理呢还是老李不会做算术?

偶尔运气实在太差,或者超载太多,多交的钱就难说了。去年有一次老李超限10吨,企图“冲磅”时被发现,不但如数补交了通行费,还掏了1000元罚款,并被勒令卸掉超限部分的货物,转运至小型货车,又让他多损失了1000多元。而老李也找到了更“稳妥”的办法:为了免遭处罚,付钱让“黄牛”带路通关——半夜经过两省交界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时,常有不少“黄牛”主动找上门,往驾驶室里扔名片。如果超限比较严重,发车前就给他们打电话,顺利通过一个收费站,付500元。带车过站一般都发生在凌晨,老李尝试过几次,屡试不爽。“黄牛”为何如此神通广大?据推测他们都号称认识收费站里面的头头。


   在过路费这座大山的重压之下,司机们千方百计地偷逃缴纳,以下视频集中体现出了这些伎俩的五花八门:

玩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从眼前利益来看比尽数缴纳要划算,实则不利于物流业的长远发展,还被有关“大爷”当成“孙子”来揪。国家制定计重收费政策,本意就是多用多交,少用少交,超载的要交得狠,空载的降一个收费档次。以《广东省高速公路及其他封闭式收费公路货车计重收费方案》为例,他根据货运车辆的车货总重来制定认定标准:二轴货车17吨;三轴货车25吨;四轴货车35吨;五轴货车43吨;六轴及六轴以上货车49吨.正常装载部分(公路承载能力认定标准以内)及超限30%(超过公路承载能力认定标准30%)以内(含30%)按现行高速公路及其他封闭式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计收通行费。凡超限30%(超过公路承载能力认定标准30%)以上的部分,每超限1%,应缴通行费在现行收费标准下增加4%。

以老李的车来算,正常装30吨,车货总重48吨,在49吨的认定标准范围内,只按正常标准收费就行了,但如果装到60吨,车货总重就达到了78吨,超限29吨(比哈尔滨的超百吨的石料斯文多了),按以上计费系统的话应该要多交大几千块钱,摊到60吨也每吨要上涨100块吧?那为什么装30吨的成本是251,而装60吨的成本不是251/2=126元,也不是126+100=226,而是200左右呢?原因就在于前面视频中的各种“冲关”技术、上述“黄牛”的神通,再加上载重后油耗、维护费、轮胎磨损、罚款机率等加大,因素太多我实在是算不出来,只能用个经验值。总之,老实守法的运输还是贵,拼不过超载载限运输的模式,这也是导致运输市场恶性竞争的重要原因。

除了无尽地期待通行费的降低(免费就算了,国庆高速根本动不了),其实物流业还是在想办法,特别是成熟的外资企业、某些正规上市集团或对法律法规非常重视的公司,就是在不超限的情况下,如何保证运输成本不因缴足过路费而上涨。比如选择合适的车型——打个比方说前面提到5轴和6轴的车都是17.5米,体积一样,像膨化食品、方便面、纸巾等轻货的生产企业就可以选择轴数少的车辆来降低通行费,因为装满了体积也不超吨。

   而合理配载也是一个好办法,以瓶装水为例,水的比重是1,塑料瓶和纸箱比较轻,整箱算起来体积重量比假设是1.5,那么17.5米的车装满130方(理论上是长17.5,宽3米,地板高1.3米,国家规定从地面算起不超过4米。还能装2.7高.17.5*3*2.7=141.75方,实际上靠近车头的高板到顶没有2.7米、货物包装尺寸和间隙都会有损失方数,假定满载130方货物)折算出来的吨位是86吨,远超广东的49吨,也超过哈尔滨的55吨了。但如果瓶装水和膨化薯片用一定的比例进行混装,达到体积装满、重量不超限,那总收入就会最高了,这也是《生活物流观察园:我身边的货物是怎么过来的?》文中提到的各城市的货运市场的主体——专线运输公司进行配载的重要意义了。



关于我们|站点导航|挑错有礼 |帮助中心|客服中心|诚聘英才 |法律声明|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部物流公共信息平台  备案:蜀ICP备12009201号-2  技术支持:四川物联亿达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25-6807901   邮箱:xuyuanhui@50yc.com Copyright2008-2014 cloud56.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访问物合网 地址:四川遂宁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玫瑰大道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25-6807901   举报邮箱:xuyuanhui@50yc.com 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传真):0825-2988759   举报邮箱:sn_wgb@126.com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川公网安备 510903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