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源
  • 货源
  • 企业
起始地: 目的地: 车牌号: 清除
起始地: 目的地: 货物名称: 清除
企业名称: 清除
物合公告:
物流设备

产业危机蔓延至上游,光伏设备制造商大溃败

更新时间:2012/7/16 20:43:00 来源: 浏览:1384 次

  早在2010年,光伏设备制造巨头应用材料就宣布重整太阳能事业部,开始停止销售薄膜太阳能设备产品线,并裁撤数百名员工,而国际另一光伏设备制造巨头欧瑞康集团,也已于今年3月将太阳能事业板块整体转让给日本半导体生产设备供应商TEL。

  一位应用材料人士向记者表示,早在2010年,他就已预料到光伏行业的过剩问题将越发严重,而且当时自2009年春天以来的疯狂扩张已近尾声。在当时,薄膜设备制造业务已经出现了利润大幅下降趋势,再不裁掉该部门,日后势必陷入亏损之中,成为公司沉重负担。

  复苏无期

  业界普遍预测,光伏行业复苏在2014年左右,而设备制造商们的复苏则要更远滞后于电池组件。

  陷入困境中的国内光伏设备制造商开始纷纷尝试转型。

  据记者了解,上海汉虹公司就已从此前的单晶炉、多晶炉等光伏设备制造开始向下游延伸,目前已计划生产电池、组件,甚至将对电站进行投资;而国内最大光伏设备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48所,也在去年开始向下游的电池、组件等光伏产品领域涉及,争抢市场。而目前“向下生长”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上游设备商的想法。

  “事实上这些从设备商转型而来的企业相对规模较小,但这些中小厂商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中,却有一定的生存空间。”江苏一家大型光伏电池企业高管对记者说,他表示,在光伏行业,从成本角度来看,除了上游的多晶硅原料制造,一万吨产能与两万吨产能之间有巨大成本差异,但在下游,500兆瓦产能的中小厂与1吉瓦产能的大厂之间,成本差距并不明显。

  “有时中小企业的成本还能略低于大厂,因此在价格为王的市场中自然有一席之地。”上述人士表示,他透露说,包括无锡尚德、晶澳等一线大厂,手里基本都握有长单,这些长单每公斤的多晶硅普遍在35美元,而目前国内的现货价格价格已经降到25美元/公斤,而中小企业一般买的都是现货,因此在原料成本上,中小企业反而比大企业占得先机,也因此有了和大企业竞争的资本。

  也有一些设备商看好了LED行业的发展,开始转向LED设备的生产,美国的GT Solar公司便开始投入重金进入LED行业,而精工科技一位人士此前也曾向记者表示,该公司也有计划进入LED高端设备制造,“各地政府都在不余遗力地扶持该产业发展,例如江苏扬州等地甚至对企业采购的高端机器每台补贴1000万元,政府的一掷千金,让LED行业火热,目前来看里面的生意机会远比光伏更大。”

  不过在一位晶澳太阳能人士看来,光伏设备制造仍是朝阳行业,目前只是暂时的生存之困。他认为,实际上,随着目前光伏产品的价格战四起,光伏产品的转化率等核心技术已成为众多光伏企业在市场中竞争成败的关键,也因此,对高端光伏设备的需求反而是上升的。“而且从升级技术,淘汰老化产品来说,每隔三五年都会有次大的更新换代,这些都是高端设备商们的机会。”

  “高效低能耗全自动硅单晶炉、吨位级多晶硅铸锭炉、新一代全自动化晶硅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设备等高端设备在未来将有大量需求,而低端的光伏设备将被逐渐淘汰出局。”上述人士评价说,他表示,这也意味着国内光伏设备制造商要想活过这个寒冬期,必须在技术研发上取得突破,用新技术来求得生存。

  远景虽好,但活在当下却困难重重。据记者了解,在去年上半年行业景气时,众多国内大厂扩张迅速,也都支付定金预购设备,但如今这些设备到港口后,多数企业却已无力提货,其中上海和天津港堆货现象严重,有业界人士估计堆积在港口的设备,已达数吉瓦。

  此前,业界普遍预测,光伏行业复苏在2014年左右,而设备制造商们的复苏则要更远滞后于电池组件,未来几年,脆弱的制造商们能否度过煎熬期仍是未知。

 

 持续的危机让援手变对手。

  近日,国内知名光伏设备制造商京运通601908.SH在宣布与江西赛维终止一切合同之后,随即正式向这位合作伙伴追讨3亿元违约金。此前多年间,这两家公司曾经亲密无间,京运通一度只给江西赛维供货,而今这个产业联盟破裂了。

  此次京运通终止的合同金额高达11.6亿元,约占公司2011年营收的65.35%。终止原因皆因江西赛维亏损严重早已无力兑现当初的订单,而陷入困境中的光伏设备制造商并非京运通一家,精功科技、晶盛机电、天龙光电等国内多家上市公司均出现了业绩大幅度下滑。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持续一年多的行业危机在光伏下游的电池、组件环节开始发酵,在去年底时蔓延至上游的设备制造,下游企业连续的减产、裁员让设备商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毁约、欠款等把设备商们逼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险境。

  陷入困境

  光伏行业危机在去年初开始,先从下游的电池、组件传输到上游的多晶硅,最后到了设备制造环节,中间经历了大半年时间。

  京运通与江西赛维对簿公堂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一位不愿具名的京运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说,早在2010年,江西赛维就没有履行巨额合同,一直迟迟不肯提货,也不支付剩余货款,不过因为江西赛维一直是京运通最大的客户,才一直忍气吞声至今。

  在2010年9月,京运通公司曾以1元的总价,将400万股权转让给江西赛维,自此,江西赛维持有该公司1.08%的股权,按照上述人士所说,这也是为了进一步讨好江西赛维,因为它的采购量关乎该公司的生死。“2008年江西赛维的采购占公司总订单的比重为11%,而到了2009年,已经上升到了83%。”

  根据2008年江西赛维与京运通的采购合同,约定将于2010年12月31日前,累计采购多晶硅铸锭炉580台。但合同多半都因江西赛维生产陷入困境而未能履行,到目前为止,京运通一直未能收到剩余的461台多晶硅铸锭炉款项,江西赛维也一直未能提货。而上述人士则表示,“为了江西赛维下的订单,此前公司曾进行大肆扩张,如今订单无法履行,一些生产线已开始荒废,知道他们目前状况十分不好,但我们更是陷入困境中。”

  京运通只是陷入困境中的国内光伏设备制造商们的一个缩影。据记者了解,精工科技在今年第一季度虽然有多份重大合同,总额10亿元,但第一季度却是零交付,而据一位参加了该公司去年底股东大会的人士透露说,早在去年底,公司高层就已预料到今年公司的部分订单将很难兑现,经营惨淡。

  “年底前势必倒掉一批设备厂商。”常州天华阳光新能源公司总裁谢潇拓对记者表示,他认为,目前而言,国内主流厂商基本已全面停止扩张,拿硅片业务来说,目前江苏中能的产能为8吉瓦、江西赛维为2吉瓦、昱辉为2吉瓦,这些大厂都已处于饱和状态,一两年内难以再现大规模扩张热潮,这也就意味着难有大批量订单投放进市场中,而其他中小硅片企业也举步维艰,因此设备厂商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在谢看来,国内光伏设备商们对危机的到来显然有些后知后觉。他表示,光伏行业危机在去年初开始,先从下游的电池、组件传输到上游的多晶硅,最后到了设备制造环节,中间经历了大半年时间。在去年底,设备制造已经危机四伏,而今进入了最为难熬的时候。“国内几乎没有设备商提前判断危机的到来,而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等外资公司却早在2010年就预知了风险,提前将这一业务裁掉或者出售。”


关于我们|站点导航|挑错有礼 |帮助中心|客服中心|诚聘英才 |法律声明|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西部物流公共信息平台  备案:蜀ICP备12009201号-2  技术支持:四川物联亿达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25-6807891   邮箱:zhengqin@50yc.com Copyright2008-2014 cloud56.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访问物合网 地址:四川遂宁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玫瑰大道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25-6807899   举报邮箱:zhengqin@50yc.com 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传真):0825-2988759   举报邮箱:sn_wgb@126.com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川公网安备 51090302000120号